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与狼共舞 美文标题

与狼共舞

时间:2020-06-15 16:12 来源:散文网(poindextercon.com) 作者: 阅读:

与狼共舞

  文/青舟

  “古道公园就要到了,请要下车的乘客向后门移动,准备下车。”此时在咸安市一辆九十九路公交车上语音报站的声音响起。

  这时坐在公车后排的一位老者起身向后门走去,这老者年约五旬,戴着一顶鸭舌帽,帽舌偏左,穿着一身黑色唐装,脚穿一双黑色火箭皮鞋,站在公车的后门处,准备下车。

  “古道公园到了,请要下车的乘客从后门下车,开门请当心,下车请走好。”这时九十九路公交车缓缓的停在了一处站牌处,车门自动打开。

  此刻正是下班放学的高峰期,公车上不是穿着制服的上班族,就是戴着红领巾的小学生,偶尔有几个老头老太,也准备在古道公园下车。

  公车门已经打开一会儿了,但是有几个戴着红领巾,约十来岁的小学生依旧站在后门处,他们不下车,却刚好挡住了门口。

  “我说几位兄弟,你们下不下车?”

  此时穿着一身黑色唐装的老者对着门口按年龄算足以做他孙子的小学生说道。

  “我们不下。”其中一位小学生摇头道。

  “不下就站一边去,别挡住门口。”老者怒气道。

  几个小学生听后往里面走了走,让开了门口。

  老者瞪了小学生一眼,便下车了。

  老者还没有走远,那几个小学生便打开玻璃对着老者大声喊道:“傻逼,谁是你兄弟啊。我们00后。”

  老者刚反应过来,公车已经起步了,这老者也不管身边的路人,追着公车对小学生道:“小兔崽子,有种你们给老子下来。”

  几个小学生给老者竖了一个中指,公车扬长而去。

  “你们给我等着,老者无奈只留下一句话,便向公园里走去。”

  “呦,舞霸来了。”老者刚一走进公园一个老太太就喊道。

  老者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群老太太围住了,几曲过后老者连忙从人缝中溜了出去。

  “一年多没来人间,没想到这些广场舞大妈都疯狂成这样,人类的发展都有点跟不上了。”老者说完赶忙向一颗大松树下走去,那里有一堆老头在看人家下象棋。

  “打炮,打炮,再不打炮你的马就完了。”老者刚围在外边就喊了起来。

  众人看了老者一眼,都没有说话,又继续观察棋局。

  “要不……用你的炮打他的马。”老者见没人理他,又继续喊道。

  “我说老亮呀,观棋不语真君子,再说了,你也看清楚了,人家的马有車在那护着呢,人家的炮也有象在护着呢,打炮,打炮,咱们打得起吗,拿锤子打呢,你一边凉快去。”这时下棋的一位老头对着这老者说道。

  “嘿,那你们好好玩,我还有事,先走了。”被称为老亮的老头嘿嘿一笑,便离开了公园。

  这老者显然便是一年前回到冥界的使者,了缘的师叔,花裤衩亮夜。

  “上次回了南山,道观里一个人也没有,还有那师太和大和尚也都没在,他们就应不会出事吧!还有我那师侄了缘大神,也不知去了哪里,发微信也不回。”亮夜走在路上自语道。

  “他怎样也来人间了。”亮夜不知走了多久,在一处夜市口看见了一位年约二十二三的小伙子,摆着一处摊位,上方写着“袁师鸡柳夹馍。”

  亮夜飞快走上前去,“给我夹个饼,说着亮夜挑了一大堆东西,递给了小伙子,你们仙界也最后要出手了。”亮夜低声对小伙子说道。

  “小伙子将这一堆东西放进油锅,道:你的这些东西太多了,得夹两个饼,一个夹 Www.JvMeng.Com 幌隆”

  “我就要一个,你看着夹吧,”亮夜说道。

  “我们整天受人类香火供奉,此刻狼族欲狼化全人类,我们难道要在上方看吗,好了,饼夹好了,十八块五,你给十八就行了。”说着小伙子将夹好的饼子递给亮夜。

  “我靠,这么贵,熟人你都不给打个折。”亮夜接过饼子直接就吃起来。

  “一个饼一元,三串鸡柳九元,两串热狗四元,两串蘑菇一元,两串青椒一元,三串生菜……”

  “行了,别说了,给你二十不用找了。”说着亮夜将二十元扔给了小伙子。

  “你有什么线索吗。”亮夜边吃边问道。

  “暂时没有。”小伙子看着亮夜回答道。

  “加个微信吧,我们随时联系。”说着亮夜拿出手机,小伙子报出了一段号码,加完亮夜便离开了。

  这小伙子便是仙界使者,仙王,袁彬。

  一周后,袁彬发来消息。

  最近一个月咸安市已经有上百个人口失踪案,公安已成立个性行动小组在暗中调查了,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是没有一点眉目。

  亮夜知道,人类永远也查不出来,正因这是狼族的报复,他们要狼化全人类。

  这些失踪的人类,他们的主魂已经去了地府,只有没有意识的残魂在操控着身体,待到他们被完全狼化之后,他们会彻底死亡,从而变成傀儡。

  亮夜今晚的目的地是位于城北的一家大型夜总会,这家夜总会的名字叫“与狼共舞”。正因有数十人是从那里失踪的,但由于没有充分的证据,那里尽管每一天都会有人失踪,但是那里天天照常营业,个性的是那里也没有被公安查封,看来那里老板的后台不小。

  亮夜刚进夜总会,就有个穿着白色低胸旗袍的年轻姑娘向他走了过来。

  “哎呦,这位大叔你行吗,还来我们这种地方,跳得动吗。”姑娘上下打量了亮夜一番。

  “妹子,别小看叔,叔的广场舞跳的可好了,人送外号,舞霸。”说着亮夜在原地扭了几下。

  “大叔,光会跳广场舞可不行,咱们那里又不是公园,没有大妈,全是水灵姑娘。”

  “叔有钱,对了,你叫什么名字。”说着亮夜将两张大钞塞进姑娘的胸口。

  “我叫小青,谢谢大叔。”叫小青的姑娘回答道。

  “小青是你的妓名吧!”说着亮夜搂住了小青的腰,带叔到里面玩玩,还趁机在小青的屁股上摸了一下。

  “大叔说笑了,人家从小就叫小青,都叫几百年了,呵呵。”说着小青领着亮夜向里面走去。

  “才几百年啊,我都记不清自己几千岁了。”亮夜也笑着回答道。

  “大叔,尽开玩笑。”小青的声音呵呵传来。

  刚走进夜总会大厅,小青吩咐服务员送来两杯红酒,递给亮夜一杯,“大叔,我们喝杯交杯酒吧。”

  “喝完之后,我们是不是该入洞房了。”说着亮夜和小青喝了交杯酒。

  “能够啊,那大叔我们去里面先跳支舞吧。”小青搂着亮夜的胳膊,就朝里面走去。

  “你们夜总会的名字叫“与狼共舞”难道你们那里有狼女吗。”亮色边走边问道。

  “有,各种狼女都有,肯定会满足你。”小青回答道。

  “我就要你这个狼女。”说着亮夜的手在小青的大腿上摸了一把。

  “好,那小青一会就给大叔扮成狼女,让大叔尽兴。”小青风情一笑,两边嘴角露出两颗锋利的狼牙,只是亮夜没看见而已。

  走进舞会大厅,DJ的歌曲伴随着人群的尖叫在亮夜耳边响起,昏暗的灯光对于亮夜来说如同明亮的大殿。

  “大叔,你在这等小青一下,小青去打扮一下。”小青对着亮夜说完,便转身离开。

  “那里的妖气好重,在外面几乎一点都闻不到,看来那里有高手布下了阵法。”亮夜鼻子使劲嗅了嗅。

  “大叔,我来了。”小青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此刻亮夜的背后。

  亮夜回头一看,只见小青穿着一件白色紧身连衣短裙,一头长发也变成了白色,散披在后背,一双修长的美腿,洁白无瑕,光着的那一双完美玉足的指甲上涂着一层白色的指甲油,冲着亮夜微微一笑,嘴角边露出两颗看起来锋利的虎牙,再一转身,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在屁股后面摆动着。

  “行啊,不到一分钟就打扮好了,你挺专业啊。”亮夜打量了小青一番,开口说道。

  “没办法,有的客人就好这一口,速度不快没有小费。”小青说道。

  亮夜听完又将一张大钞从胸口塞了进去。“走,我们去跳舞吧。”

  说着亮夜搂着小青的腰走进舞池。

  “今夜我们在那里跳舞,明晚还会不会再来……”舞池中DJ音乐在肆无忌惮的响起,下方的人群全是男青年,他们怀里都搂着一位年轻女子,而那些女子都是狼女打扮,她们屁股后面依旧有着尾巴。

  亮夜搂着小青的腰一边跳舞,一边观察周围,他看见这些狼女跳着跳着,嘴就对着那些男子的鼻子而去,然后轻轻一吸,一缕精气便被吸出,而这些男子便慢慢晕倒在地,随后狼女手轻轻一挥,晕倒在地的男子便消失不见,狼女又变成普通模样,走了出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魔君吴旭,他居然出此刻那里,他是以什么身份出现的,不知是敌是友呢。”亮夜看到一位年纪不大,稍胖的年轻人,他此时正坐在吧台处,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正注视着整个舞池,看见亮夜望着他,他对亮色微微一笑,就又转过头去,注视着舞池。

  此时亮夜没注意,小青的那一双红唇已慢慢向他的嘴边移去。

  当亮夜刚回过头的时候,小青的嘴在他嘴边轻轻一吸,一缕黑气被小青吸入体内。

  亮夜微微一笑,看着眼前脸色突变的小青道:“区区三百年道行的小狼妖,也敢吸食本王死气,牛逼啊。”

  亮夜刚说完话,小青突然高喊一声“姐妹们,快跑。”随即现为原形,一只白色的狼。

  小青的话刚说完,舞池中的大灯突然亮了起来,顿时里面乱成一团。

  只见那些狼女们准备逃离。亮夜手一挥一片黑气弥漫舞池,有十几个狼女纷纷现为原形,但还是让几个逃了出去。

  舞池里那些男青年,有的已经吓懵了。“这天那里的事情,你们谁也不准说出去,否则,死。”亮夜一双眼睛突然发起黑光,扫视了人群一眼。“还不快走。”亮夜看着站在原地不动,并且腿脚发抖的人群再次说道。

  这些青年如获大赦,飞快的跑出了舞池。

  “你们是站在那边的。”亮夜看着吧台里面的魔君吴旭开口问道。

  “我们两不帮,我只是来记录狼族罪行的。”吴旭答道。

  “记录罪行,你就坐在吧台里看着人类被吸走阳气,又被她们秘密带走吗?”亮夜怒声道。

  “亮夜,你难道不知道,我但是闻名一方的导演,我的摄影技术世界一流,而我这双眼睛就是一台十个亿像素的数字摄影机,所有的一切都被我的这双眼睛记录下来了,只要你想看,我能够直接给你微过去。”吴旭回答道。

  “哦,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在弹丸岛国用眼睛拍摄特级片的金牌导演吴旭啊。”亮夜道。

  “嗯,人类给的所谓称呼罢了,不提,不提。”吴旭摆了摆手。

  “你们确定两不相帮吗?”亮夜看着吴旭再次问道。

  “确定。”吴旭点了点头。

  “只要你们魔界不插手狼族的事情,我就放心了。”亮夜道。

  “我们走吧,把那里给烧了,像这种叫与狼共舞的夜总会,咸安市还有好几家呢。”吴旭说着指尖对着舞池一指,一缕幼小的火苗轻轻飘在了舞池中间。

  吴旭和亮夜走出了夜总会,“兄弟,我看过你的岛国大片,霸气。”亮夜对着吴旭道。

  “罢了罢了。走,我们去另一家夜总会玩玩。”吴旭微笑道。

  两人离开夜总会不到一分钟后,舞池里面那缕幼小的火苗突然变大,随后,舞池一片光明。

  在咸安市南郊,一家名为与狼共舞的夜总会,亮夜与吴旭走了进去,不一会儿他们一人搂着一个妖艳女子走进舞池,他们两人的手还有点不生份,还没有进去就乱摸起来。

  半个小时之后,火光冲天,火警的警报声再次在咸安市响起。

  “回家睡觉了。”在离夜总会百米之外,亮夜和吴旭两人挡了一辆出租市,渐渐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第二天一早,亮夜打开微信,一则新闻出此刻手机屏幕上。

  “昨晚城北与城南两家名为与狼共舞的夜总会在一个小时内突着大火,但值得庆幸的是,两场火灾中无一人伤亡。据了解这所夜总会共有东南西北四家分店,他们的总店位于市中心,那么这次着火是意外呢,还是仇家的报复,公安部门已介入调查,期望真相早公于世。”

  亮夜放下手机又再次闭上眼睛。

  咸安城数十里外一座大山之上,晨阳刚刚露出了半个脑袋,位于山顶上的一处瀑布,虽没有飞流直下三千尺那么夸张,但绝对有疑似银河落九天的气势。

  据记载,这条瀑布已存在数百年了,百年来正因干旱,山里有许多瀑布都断流了,但是这条瀑布从未断流过,不知道谁给这瀑布起了名字叫,无尽瀑布。

  此刻,没有人发现,这瀑布的水流慢慢小了起来,十分钟后,越来越小,随后,无尽瀑布断流。

  “嘎嘎嘎嘎,三百年了,我司耀最后闭关出来了。”随着一声贱笑,一位身穿黑色衣衫的男青年从断流瀑布后面的一道石门内飞了出来,站在一块巨石之上。

  “低调,淡定,注意言语,此刻是礼貌社会,你这样说,被人听见了,该得骂你傻逼了。”此时一名青年不知什么时候出此刻司耀背后。

  “你是谁?”司耀转过头看着这个青年问道。

  “你大爷。”青年看都没看司耀一眼,便开口说道。

  “我允许你重新组织你的语言。”司耀看着青年说道。

  “你大爷。”青年再次说道。

  “耀哥要是打你,没有三个人五百斤的汉子拉不住。”司耀开始威胁。

  “我说我是你大爷,你耳朵聋了。”青年再次说道。

  “找死。”说着司耀右手一挥,一块巨石对着青年砸去。

  青年望着远处而来的巨石,只是轻吹一口气,巨石便倒退回去,随即压在了司耀身上,他反抗了几下,无济于事。“你到底是谁。”

  “我都说了,你大爷,你叫声大爷不就完了。”青年本坐在不远处的石头上,但不到半秒他便出此刻了司耀面前。

  “可我真的不认识你呀。”司耀看了青年一眼道。

  “你叫声大爷,我不就是了吗。”青年蹲在了司耀面前。

  “呜呜呜……我闭关三百年,这天刚出来,怎样会遇见你啊,大爷啊,我的亲大爷,我哪里得罪你了,你说出来,我改。”被压在巨石之下的司耀突然哭了起来。

  “行了,一个爷们怎样还哭开了,大爷我有事找你商量。”说着青年手一挥,那巨石便轻轻移开了。

  “什么事,你说。”司耀起身望着青年说道。

  “别急,今儿跟大爷去吃套餐。”

  说着青年抓起司耀到了山顶,指着咸安市道:“就是那里,黄金套餐,凉皮,肉夹馍,冰峰,大爷保准你绝对没吃过。”

  “哇,云雾缭绕,是仙境啊。”司耀望着不远处的咸安市激动道。

  “傻逼,那不是仙境,那是雾霾。”青年看了司耀一眼。

  “可我觉得那就是仙境。”司耀道。

  “是啊,在这种状况下,人间处处是仙境,孩子你太天真了。”说着青年摸了摸司耀的脑袋。

  “你真不会把自己当大爷了吧,你看起来还没我大。”司耀退后了几步。

  “给你一些人类进百年来发展的消息,进了城之后,你就知道该怎样做了,免得被人家误认为“砍马”。”说着青年将一团红色气体拍入司耀脑袋。

  “这是现代知识,也叫文化,闭上眼睛,好好感悟。”青年淡淡开口。

  不一会儿,司耀睁开眼睛,看着天地,又看看山川河流,大声喊道“还我的蓝天白云,还我的青山绿水,才三百年啊,怎样成这样了。”

  “我们改变不了什么,走吧,我们去吃套餐,吃完套餐之后,还有事与你商量……”说着青年拉着司耀,两人一同消失在了山顶。

  咸安市一家快捷酒店内,亮夜坐在床上,玩着欢乐斗地主,突然来电显示一位陌生号码。

  “喂,麻辣隔壁的,谁呀,有事快说,老子正斗地主呢,这把俩王,四个2。”亮夜接起电话直接说道。

  “你好,我叫司耀,你是拉粪的亮师傅吗。”电话那头传来这样的声音。

  “你才是拉粪的。”亮夜刚想挂了电话,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又说道,“我是,请问你有多少平方。”

  “几十个粪坑呢,都是三米长,两米深的,你在哪里,咱们见个面详谈,这工程量有些大,弄不好得签合同。”电话那头司耀的声音说道。

  “我在北郊,快捷酒店,你来吧。”说着亮夜挂了电话。“麻痹,拉粪还要签合同,这像了缘的风格啊。”

  “老吴,快起来一会有人要来,可能还是一个帮手。”亮夜对着旁边还呼呼大睡的吴旭说道。

  “嗯,立刻。”吴旭眼睛都没有挣回答道。

  半个小时后。

  “你好,我是司耀,你是亮夜亮师傅吗。”亮夜打开房门,看见一个瘦的跟电杆子一样男子站在门外,这身材明显就是纵欲过度而成。

  “我是,你进来吧。”亮夜道。

  “坐吧,兄台哪里混的。”吴旭看着司耀问道。

  “刚闭了三百年的关,还没开始混呢,这次来就是要跟着你们混。”司耀回答道。

  “谁让你来找我们的,你怎样知道我当年拉过粪。”亮夜看着司耀问道。

  “是一位青年,我刚闭关出来就遇见他了……”说着司耀把出关之后的事情说了一遍。

  “就应就是了缘。”亮夜自语道。“他此刻哪里,你知道不。”

  “这个还真不知道。”司耀回答道。

  “你怎样这么听他话,他让你来跟我们混,你就来。”吴旭起身穿了上衣,看着司耀问道。

  “我被他算计了,他说和我吃凉皮套餐,但没说请我,我吃了三份,最后结账的时候,我没钱,他替我付了,但是一出门他就问我要钱,你们说我刚闭门三百年出来,就没有见过钱啊,你让我去那找啊。最后他说没钱能够,务必让我在十分钟之内吃一盘,也就三十个鸡蛋,我就答应了,但我没想到他居然让我生吃,我才吃了八个,实在受不了了,全他妈的是双黄蛋,一个顶两个,你说生喝那么多鸡蛋,谁能受了,因此我就认输了,答应他跟你们一齐混,你们管饭就行了。”司耀含泪说道。

  “牛逼啊。”亮夜自语道。

  “好了,今晚我们去夜总会跳舞,事情是这样的……”吴旭把事情给司耀说了一遍。

  “狼女,我就喜爱狼女。”说着司耀的口水都就出来了。

  夜,亮夜领着吴旭和司耀来到了城东与狼共舞夜总会,进入舞池之后,三人各自领着自己的狼女跳起舞来。

  “这儿太吵了,我们去卫生间如何。”一曲过后,司耀在狼女耳边轻轻开口,说完还不忘伸出舌头在狼女耳朵上舔了一舔。

  “我听你的。”狼女脸色微红,点了点头。

  “刚一进卫生间,司耀就和狼女吻了起来,一分钟后狼女试图吸食司耀阳气,但是刚刚吸完,狼女发现自己动不了了,但她的神志还是清醒的。

  “区区小妖,也敢暗算耀哥,耀哥会让你付出代价地。”说着司耀抱起狼女放上洗手台,此处省略三分钟……

  “龌龊,这小子真不洁身自好,也不怕染病。”亮夜望着洗手间的方向自语道,说着他的手向狼女的胸部摸去。

  “有警察,快跑啊。”此时吴旭突然大声喊道。

  声音一出,舞池里面乱成一团,那些跑来找妹子的年轻人全都跑了出去。

  这时亮夜手一挥,一抹鬼火出此刻舞池,吴旭和亮夜随即消失,火焰瞬间吞没整个舞池。

  亮夜和吴旭出此刻外面的公园,他们刚出来不到十来秒,司耀就出此刻他们身边,一边提裤子一边骂道:“我的亮师傅呀,我正忙着办事呢,你放火也提前跟我说一声,差点吓尿我。”

  “去西郊夜总会直接放火,完了我们去仙王袁彬那里夹个馍,然后回酒店睡觉。”亮夜看都没看司耀一眼,直接说道。

  说着三人直接消失在公园之中。

  “月黑风高放火夜。”

  十分钟后城西与狼共舞夜总会火光冲天,但是和其他几家一样,火势并没有向外蔓延。

  半小时后,袁师鸡柳夹馍摊位前。“六个饼,每个饼二十块钱标准。”

  亮夜站在摊位前对袁彬说道。

  “你们这两天玩的挺开心啊。”袁彬一边炸饼一边对三人说道。

  “罢了,小打小闹。”吴旭说道。

  “准备什么时候去市中心与狼共舞夜总会,到时通知我,我观察过了,那里面有四股不弱的力量。”袁彬又放了一些东西到油锅。

  “狼王级别的狼女啊,可惜我无福消受啊。”司耀表现出十分惋惜的样貌。

  “就明天我要给她们个措手不及。”亮夜冷冷开口。

  “行,明天晚上八点我去找你们,饼夹好了。”袁彬将饼分别递给三人。

  “好,给你一百不用找了。”说完亮夜扔下一百元,三人赶紧转身就走。

  “煞笔,都是十二块钱标准的。”袁彬望着离去的三人开口骂道。

  “是谁,居然在两天内放火将我四家分店全都烧光了,待本后出关,定将其挫骨扬灰。”市中心与狼共舞总店地下百米处,传来这样一句话。”

  第二天一早,三人早早起床,坐在房间研究晚上去总店的计划。

  晚上八点,袁彬准时出此刻市中心,与狼共舞夜总会门口,而此时亮夜三人已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只见四人都是西装革履,戴着墨镜,皮鞋铮亮走进了夜总会。

  他们四人刚走进去,迎面就出来了四位姑娘,袁彬对着四人摆了摆手道:“你们都是次品,一边呆着去,老子要你们那里最最最高端的姑娘,告诉你们,老子从小卖烧饼,啥事都经过,别骗老子。”

  “对,我们有钱。”司耀跟在后面说道。

  四位姑娘看了袁彬一眼,就进去了,过了一会儿从里面走出了一位约二十岁的女子,看着四人道:“听说几位大哥想要我们那里的极品。”

  “就要极品,但是你也能够。”司耀打量着面前的女子道。

  “请问你们有会员卡吗。”女子没有理会司耀,淡淡开口。

  “有。”说着袁彬将一张金卡扔了过去。

  女子接过金卡看了看道:“我们那里有春夏秋冬四位姑娘,刚好这天没客人,我是冬儿,我们四位姐妹就接待几位大哥吧。”自称冬儿的女子把金卡给袁彬扔了过去。

  “行啊,金牌会员,看来你们仙界的都很潇洒。”吴旭看着袁彬道。

  “那务必地。”袁彬道。

  “耀哥要的就是你。”司耀看着冬儿开口道。

  “你们跟我来吧,金卡贵宾有单独的舞厅。”说着冬儿转头向里面走去。

  四人各自看了一眼,跟在冬儿的后面也朝里面走去。

  “三位姐姐,有金卡客人点名要我们姐妹招待。”走进一处小型舞厅大厅的冬儿轻生开口。

  “这春夏秋冬四位女子'就是狼王级别的狼女,进去后不好废话,直接动手。”袁彬小声对几人说道。

  “那我们可得好好服侍。”随着声音响起,原本昏暗的舞厅内灯光突然明亮起来。

  亮夜几人一看,只见连冬儿一齐一共四位年青的女子,容貌倾城,他们四人都穿着旗袍,绿,红,黄,白,代表了她们名字的四季。

  “几位大哥一看就不是来跳舞的,像是来烧场子的。”身穿绿色旗袍的春儿看着几人开口说道。

  “如果几位愿意,我们可先陪你们跳支舞,你们的一切无理要求,耀哥能够代表他们答应,玩完了之后,我们能够明天烧。”司耀看着四位女子贱笑道。

  “你是司耀,你不是三百年前陨落了吗,怎样还活着。”春儿指着司耀惊讶说道。

  “我靠,你是,你是春狼。”司耀仔细看了春儿一眼说道。

  “就是我,你居然没有死,真是想不到。”春儿道。

  “命大而已。”说着司耀来回打量着春儿。

  “你在看什么。”春儿看着司耀那色迷迷的眼神道。

  “你变了。”司耀道。

  “狼都会变的。”春儿道。

  “犹记当年A4腰,看今朝一身五花膘。”司耀看着春儿道。

  “别废话了,谁先来。”冬儿看着几人说道。

  “耀哥。”司耀看着冬儿道。

  “好,我们到地下室去吧!”冬儿望着司耀说道,随即一闪身,消失在了大厅。

  “哈哈,耀哥相中的就是你。”说着司耀也消失在了原地。

  “你们两个年轻人先选吧!我年龄大了,无所谓。”亮夜看着身边的吴旭和袁彬说道。

  春儿看了袁彬一眼,便消失在了原地。

  袁彬紧随而去。

  紧之后吴旭跟夏儿也消失在了大厅。

  这时大厅里只剩下亮夜和穿着黄色旗袍的秋儿。

  “这几个年轻人太心急了,你叫秋儿吧,放心我可温柔了,你叫我亮哥就能够了,我们可得选个好地方。”亮夜看着面前的秋儿,说话就向秋儿喷出一股死气。

  秋儿右手轻轻一挥,便将死气驱散。“那就跟我来吧。”秋儿说着便消失了。

  说是地下室,其实就是一处地下开辟出的空间,那里一片昏暗,生长着几颗不知名的树木。

  “你是魔界的。”出此刻那里的夏儿看着面前的吴旭问道。

  “嗯。”吴旭点头道。

  “你们魔界不是和我们狼神有约定吗。”夏儿说道。

  “本来我是两不相帮的,谁知前两天我接到命令阻止你们,你们做得有些过分了,人类是无辜的,你们已经抓了不少人类,上方可都怒了。”吴旭道。

  “哼,等到我们狼神彻底觉醒,人类算什么,整个天地都是我们的。”夏儿道。

  “冥顽不灵。”说着吴旭手中出现了一把黑剑就向夏儿劈去。

  此时夏儿手里也出现一条红色的鞭子,两人就此战斗……

  “是男生就别躲。”在地下空间内冬儿追着左闪右躲的司耀道。

  “耀哥看你是女生,怕伤了你,不跟你一般见识。”司耀嘴边微红,像是刚吐了一口鲜血。

  “有种我们再打。”冬儿看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司耀道。

  “邪不胜正。”袁彬看着现为原形的春儿说道。

  “司耀,这么长时刻了,你还没搞定。”此时袁彬出此刻了冬儿背后。

  “我大姐呢。”冬儿转身望着袁彬问道。

  “当然是,躺地上了。”袁彬笑道。

  当冬儿回头和袁彬说话时,没想到司耀飞快的向冬儿跑去,一口就咬到了冬儿的屁股上。

  “啊,二姐,三姐。”冬儿惨叫一声,便晕了过去。

  “虽毒不死你,但是你也别想好受。”司耀看着晕倒的冬儿道。

  此时正在和吴旭还有亮夜战斗的夏儿和秋儿听到冬儿的惨叫声,心不由乱了起来,但就那一下,让她们分了神,中了攻击受了伤。

  “该死,该死,要是再有一个小时我就恢复了。”此时地下世界传来这样一句话。紧之后地面突然出现一条裂缝,一口棺材从裂缝中出现,棺盖自动打开,从里面坐起一位一身红衣,一头红发的女子,这女子有着绝世的容颜。

  “狼后。”此时亮夜和吴旭也赶了过来。棺材里面的女子正是一年之前的狼后,由于受伤太重,即使之后有狼神疗伤,她还是没有恢复到全盛时期。

  “亮夜,你们几个给我等着,本后不会放过你们的。”狼后说着棺材消失,因受伤而现为原形的四位狼女也被狼后一同带走。

  正当亮夜准备追的时候,他们面前出现上百个人类,全都伸手向他们走来。

  “这些人类还给你们。”狼后的声音传来。

  “我操,全被狼化了,有些麻烦。”亮夜几人看着面前向自己走来的人类,他们几人也开始后退。这些人类又没有完全死亡,他们总不能杀了吧。

  “滴滴。”此时一道明亮的强光加上一声汽车喇叭声在地下世界响起,紧之后一辆红色小车停在几人面前,从车上下来一个穿着布衣的胖子双手合十念起经文……

  “佛陀雷波。”亮夜看着面前的胖子惊讶道。

  几分钟后,上百人都晕倒在了地上,“明天他们就没事了。”雷波看着几人道。

  “你来的真是太早了。”司耀看着雷波道。

  “唉,别提了,这段时刻忽冷忽热的,我来人间一个月了,都感冒四个礼拜了,吃了些药也没用。”雷波道。

  “那你怎样不去打针。”司耀又问道。

  “不行,我怕打针以后,抵抗力不行。我接到咱们联盟的通知,咱们暂时回不去,还得在人间多待些时日,我们得自力更生,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能用法力,更不能用法力为自己谋利。”

  “你看佛界这些人一天不好好锻炼,就知道坐那里念经,一个个跟胖子一样,哪有抵抗力。”亮夜小声在司耀耳边说道。

  “我不怕,我有夹馍摊,我能够养活自己。”袁彬道。

  “我能够继续做我的导演。”吴旭笑道。

  “我在道观这些年,还有几个退休工资,不行我继续拉粪去。”亮夜道。

  “到时再说吧!上车我们回去睡觉觉了。”说着几人全部拥在了雷波的车上。

  第二天一早,早间新闻是这样报的,“前段时刻失踪的上百青年,没有人员伤亡,在市中心与狼共舞夜总会地下室被警方找到,夜总会老板已被警方带走,此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鱿鱼,面筋,火腿肠。”在一家夜市口司耀骑着一辆三轮车喊着致富的口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一场虚无的梦境 下一篇:
分享到: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