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心情随笔 > 我的姥姥与《圣经》 美文标题

我的姥姥与《圣经》

时间:2020-06-15 16:12 来源:散文网(poindextercon.com) 作者: 阅读:

我的姥姥与《圣经》

  我的姥姥那张氏,孝义城东人,生于1892年,卒于1976年,享年84岁,无疾而终。

  我对姥姥的最初印象是,每到礼拜天,她都要从城东村老院,走上好长的路,来到我家,稍喘息一会儿,就夹上一本厚厚的书,赶往我们村的基督教堂去作礼拜。当时,我刚五、六岁。有一次,我因好奇,缠看她要她引我而去。她开始拒绝,但架不住我的央求,她对我说:“就引你去一回。去了乖乖的,不准动,不准哭闹,不准我们没祷告完你就要回。“我满心喜爱,自然她说甚答应什。

  基督教堂就在我们桥南大街的路东旁。从外表看,朝街一个小门与其它家院门一个样,但个性的是门顶上砌着一个三角形,有点不普通。推门进去,是一个四合院,左右各有几间厢房。大门对面是一间很宽敞的正房,房顶出檐,有四根粗柱子顶着,构成一个走廊。上了走廊,推开两扇木格小门,里头是一个空旷的大厅。大厅正面墙上贴着一张大画,画面是一个木头十字架,架上钉着一个外国模样的人。画下的地上摆着一支长条木案,木案上摆看几个木碟,木碟中供着一些吃的东西。除此之外,就是满地有无数个草蒲圆垫。那次,我跟姥姥可能去得迟了些,前头已坐满了人。我随姥姥轻轻走到最后一排,背靠着墙,坐到地上空着的草垫上。一开始,姥姥展开她带的那本书,跟着前头站着的一个女生,人家念一句什么,众人跟着念一句什么。念了一阵后,忽然前头领念的那个人,把书轻轻放到木案上,然后应对墙上的画像,跪坐在一个圆草垫上,弯着腰,用双手支撑着头,飞快地默念起什么来。我姥姥和其他人一样,也学着领头女生的样貌,合着双眼,虔诚地不知祷告什么。我睁大眼,莫名其妙地看着人们的怪摸样,但也不敢和姥姥说一句话,只是干坐着等,甚至等得有些不耐烦,后悔来那里干什么。突然,领头女生高喊了一声“阿门“后站了起来

  。众人也跟着喊“阿门“后,展起了腰。那领头女生又唠叨了几句什么话后,众人站起来,相互称兄道弟,呼姐唤妹地一边喧寒,一边渡步出门。我也赶快站起来,拉着姥姥的手,离开了这个神秘的地方。从此,我就再没有跟姥姥去过了。

  隔了两年,我上了小学。这时我才发现,老师领我们念课本的样貌,与小时随姥姥去教堂作礼拜的情景差不多。只是不用跪而已。但最后和老师说的“再见“,似乎和人家们说的”阿门“差不多。再大一点时,我又发现了一个”秘密“,就是我们念书时,认得书上的字。但姥姥一字不识,她咋能看上念?而且念起来一字一板,有高有低,如朗诵、如背诗,这究竟是怎样一回事呢?当时没有问她。事隔好多年后,有一次我去她家,正踫到她用浆糊涂在一块剪好的蓝布上,给她那本厚厚的书包着书皮。待她包妥并放到火灶旁烘焙时,我才问她说:”我妈说你一字不识,你昨能看着书跟人家念?“

  她说:”我素常不看。就是翻开,也是两眼黑模摸的。更不知书里写得啥字。“

  我更感个性了,追着问道:“那你到了教堂翻开书干什么?“

  她道:”我也个性。可只要到了那儿,一翻开书,好像眼也亮了,书里的字也活了,我不知不觉地就念开了。“

  我似信非信,没有再追问下去。正因我心里清楚,姥姥是一个最诚实可信的人。她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假话,这是全村老少对姥姥一致的好口碑。我姥爷在我三岁时因病去世,给她留下了三儿一女。之后,她大儿当了本村村长。二儿因支前打仗,成了残废,一向与她生活在一齐。三儿在候马县当工业局局长。一个女儿,即我母亲,与她一样勤劳善良,哺育了我兄弟姐妹七个孩子。姥姥一门忠良慈善,受到了极高赞誉。这样的一位老人,又入了充满爱的基督教会,怎样会说一句骗自已亲外孙子的话呢?

  又过了若干年后的一天,我又看到了她那本用布包了书皮的书。当我留意奕奕地翻开看,这是一本又厚又重的、纸张已经有些发黄的老书。题目只有《圣经》两个字。目录显示,分”旧约“和”新约“两大部分。”旧约“开始从”创世记“讲起。大约资料是说天地万物的起源,以及人类的诞生和繁衍的过程。”新约“是一些书信福音及其启示。全书资料十分丰富,而且因是翻译过来的文字,晦涩难懂。拿我一个有点文化的人来说,尚无耐心去领会,何况一个既不识字、又上了年纪的一位农村老妪呢?唉,真正难为了老人家。没有一颗虔诚的心,咋能每礼拜怀惴这本厚重的书,风雨无误地走上五、六里地,去全县唯一的一个基督教堂作礼拜呢?

  最让我不能忘记的是她临终时的一幕。那天,我姐姐一个电话让我匆匆赶到姥姥家。姥姥大铺大盖地睡在炕上。母亲和舅舅们围坐周围,一个个沉着脸不吭声。我一看此情此景,随即泪流满面地叫喊起她来。只见她微微张开眼,满是慈祥,但已无一滴泪水。她深情地注视我一番后,从被窝里伸出干枯的手臂,对着我母亲把手掌翻了几下,又把手指圈成一个圈,对着自已的嘴,又指了我几下。众人不解其意。还是我母亲说:”她翻了翻手,是让我炒莱。她把手指圈成圈,是让二(我小名)喝酒。“我听了,顿时嚎啕大哭起来。然而,姥姥仍是一脸的平静,似乎还在微笑着,但眼中分明闪着泪花……

  母亲轻轻把姥姥的手往被子里塞。不经意间,从被子里掉出一本书来。我拿起一看,仍是那本她用布包了书皮的《圣经》。忽然,姥姥又伸出手来乱摆,口中不知”唔唔“地昵喃什么。母亲见状,赶紧从我手中夺过书去,塞进她被子里。她这才安祥地合眼睡去了。二舅告我说:”书是她的宝,啥时也离不开。前几天还嘱咐我,她死,后,务必把那本书放到她怀里,一齐进棺材,一齐入坟墓。“听了舅舅的话,让我迷楞地不 Www.JvMeng.Com 知说什么好。

  母亲一边给我做饭,一边也说:”你姥姥一辈子信耶稣,一辈子做善事。死后还要拿上书上天堂去。“

  舅舅说:”看了一辈子书,一辈子没病。这回也不是病,不痛不痒,只是睡。像老了的瓜,自然而然地要落架了。“

  母亲补充说:”今年84岁了。比毛主席还大一岁呢。是走的时辰了。“

  我听了,知道是他们安慰我的话。我擦干泪,沉默起来了……

  又过了几日,当我上班时接到了姐姐的电话。她说:”你那天走后,咱姥姥就去世了。咱妈怕你受不住,不让我们告你。姥姥己安葬,你就不别惦记,也不用回来了。“

  放下电话,我泪流满面。姥姥和她的那本《圣经》,时刻在我眼前晃动。这一晃动,至今已整整40年了,但仍如在昨日,永远挥之不去。这天是”情人节“。据说是纪念一对基督教徒感情的节日。我用泪眼在微信上写出此文,以纪念也是基督教徒的、《圣经》不离身的,最可亲可敬的姥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醉美西湖 下一篇:春城的冬天
分享到: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